作夢也沒有想到,他們會來台灣。是的,travis 不是一個人,而是複數人稱。

最近狂趕論文,由於想偷懶及耍有學問的緣故,我選擇用英文寫。好久沒用中文寫文章了,感覺果然有點生疏,打字更是不順。

今天一整天待在Starbucks, ipod裡傳來都是travis。 【Writting to reach you】這首在我大三時,從第一個音符開始就讓我愛上的歌,清冷憂鬱的迷幻,我記得當時心中是形容他們的。 於是,在滴滴答答規律的打字聲中,從【The man who】,【The invisible band】,【12 memories】到【The boys with no name】,Travis 唱出了我這整整七年來的想念與期盼。從【Writting to reach you】到【Closer】我聽到了Travis的轉變和我的。

這是很細微的轉變,就像他們的音樂,淡淡的,卻越聽越進去。不管是清冷還是溫暖,都彷彿隔著透明的玻璃窗去感覺,讓你不知不覺地察覺不到溫度的變化,卻又在許多的小細縫中,偷偷地戳你一下,提醒著你時間的流逝參雜著許多的失落與希望。

說的這裡,就不得不嗆一下Chris Martin了,人家Franc小孩出生當爸爸後,寫出了甜到快滴出蜜的【Closer】,阿你跟葛妮絲派特蘿孩子也生了兩個,怎麼還在鬼混不認真寫歌。寫不出連骨頭的顫動的【Shiver】或是心碎動人的【Scientist】我的可以理解,但怎麼會連芭樂歌都不巴辣咧。

對於這樣一個低調的樂團,不知道到現場看表演,會是什麼程度的感動。我想,對我而言,應該還是會全身起雞皮疙瘩吧!  畢竟,他們是這樣的與我的生命密不可分,在每一個時期都帶來不一樣的安慰。腦海裡,有太多記憶的片斷是以他們的音樂當背景了,大三實驗室加班刻臘型的【Turn】和【Driftwood】,雨天騎車時嘴裡哼的【Why dose it always rain on me】,cosco打工時賣場傳來的【sing,sing,sing~】,前陣子迷惑時提醒我【Big chair】到澎湖看太陽落下時的【New Amsterdam】,當音樂響起,每一個片段,當時周圍的溫度、氣味都歷歷在目。

而這一切,都將在8月4號醞釀發酵成難忘的回憶,我會好好期待著。

【Writting to reach yo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phedrine0626 的頭像
ephedrine0626

Words Get Around

ephedrine06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