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用言語形容現在的感覺。有點飄飄然、有點虛脫,耳朵再經過一個小時多的轟炸過後,嗡嗡地有點耳鳴,本來是打算邊複習他們今晚表演的每一首歌邊打這篇文章,但是或許是情緒過於激動後的反彈,現在電腦放的是簡單輕柔的民謠,腦海裡卻是不斷地重覆著【Your Hand in Mine】【The Only Moment We were Alone】的旋律,三把吉他聲線脈絡分明地在穩定的鼓點間,好像彼此在對話一般互相呼應著。能在現場親身體驗如此有渲染力的音樂,整個人就好像放空的一樣,任由聲響一波波向我襲來,在高音低音中起伏著,在爆炸的段落裡,腳底下的地板與身體周圍的空氣都猛烈的振動著,重重地敲打著我的心跳、狠狠地箝制我的呼吸,任由著意識離開了我,緩慢地在Explosion In The Sky架構出來的巨大音牆裡飄遊。

六年的時間,彷彿是喝水一樣一下子就消失在發不聲音的喉嚨裡,從【First Breath After Coma】開始,一層一層堆疊的情緒整個就卡在我的胸口,我努力克制著要失神的衝動,用力的睜開雙眼要看清楚台上的每一個動作,拼命地豎起耳朵要聽清楚從喇吧傳出的每一個音符,這可是經過漫長的六年的等待,心願終於要實現的一瞬間。今天還有看到不少上班族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就這樣直接殺到the Wall。我想,他們應該也是跟我一樣,在慘綠的青春年少愛上了這個來自德州的天空爆炸,於是苦苦地等待著能親聆現場的一天。當他們表演到【Greet Death】時,往事忽然一幕幕在腦海裡重演,還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是在聖界男廁裡的小白兔唱片。也曾經,在電影院裡,因為發現【紅色警戒】裡有他們的音樂而激動不已,而好像是前年吧,HBO撥的【Friday Night Light】裡也整個都是他們的製作的配樂,這些都好像是昨天的事一樣歷歷在目,而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流逝了。當表演到【Yasmin the Light】時,我更是全身起了雞皮疙瘩,而從開場以來一直很鎮靜的情緒在也克制不住沸騰了起來,這可是我在【Those One Tell...】裡最愛的歌啊,中間那一段,Chris Hrasky拿著毛刷子打著輕柔的鼓聲,三把吉他流暢的聲線完美清晰地透過The Wall的音響自然地流瀉而出,交織成一片氾濫的聲響,從四面八方包圍著我,是整場最美妙的段落之一。記得我剛拿到CD的當時,我也是在一片漆黑的X光室暗房裡,任由著這首歌不斷地在音響裡repeat著,心情舒適而平靜的彷彿看到陽光透過雲層照耀溫暖著我。

所以在整個一個多小時的演奏裡,Explosion in The Sky的音樂沒有任何的中斷,我的回憶與感動也沒有暫停過,他們的音牆是如此的猛烈厚重地充斥著整個地下室,我的激動與震撼也就如斯般結結實實地充滿了我的心,整個人都說不話來。

那是聽CD無法體驗到巨大且私密的情緒。
Setlist:
1. first breath after coma
2. catastrophe and the cure
3. the only moment we were alone
4. greet death
5. the birth and death of the day
6. welcome, ghosts
7. your hand in mine
8. yasmin the light
9. memorial








【First Breath After Com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phedrine0626 的頭像
ephedrine0626

Words Get Around

ephedrine06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