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y With No Name】
Travis的新專輯名稱。
他們的那張【The Man Who...】已經是我心目中All Time Top 10,那低調壓抑的清冷憂傷,至今仍隱隱作痛。而我也很高興,在聽這張新專輯時,有著不一樣的溫暖味道。
專輯名稱據說是因為主唱Fran在兒子出生四個星期後,還是不知道該取啥名字好,於是,只好在兒子的照片上用「The Boy With No Name」作檔名,哈,原來連他也會有找不靈感的時候。

前兩天,跟要畢業的學弟去吃燒肉,老實的他,在實習的這一年,其實很認真,過得很辛苦,卻是The Intern with No Name。看著他的煩惱、他的不平與他對自己的期許與要求,好像看到三年前的自己。
一樣的疑惑,一樣的懷疑自己,一樣的在順利的畢業中隱藏了深深的不安與徬徨。

醫院的工作,其實一不注意,會讓人變成一個沒有感覺的看診機器。有太多的事情與資訊,在一瞬間湧入頭腦,來不及一一消化吸收。有太多的老師學長姐護士助理技師要認識,來不及一一摸清個性,有太多病人CASE報告等著要治療處理完成,來不及一一深入思考。而他們實習短短一年,各科間來來去去,如果沒有亮眼的外表或表現,在老師們的印象中很容易就成了「The Intern with No Name」。

我自己倒是已經適應的這樣的環境,我可以在幾分鐘把病人症狀徵候輸入頭腦,分析,在從記憶庫中提取相關疾病的特徵、治療方式相關後遺症等等資訊,從口中輸出轉化為一般語言告知病人等待他們下決定是否要接受治療。我從懵懂無知、舉止無措的那個過去病人口中所謂的『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實習醫師』開始慢慢變成有了姓的『林醫師』。
看到學弟,就想到自己當初第一次穿上白袍時,那種躍躍欲試卻又老是擔心犯錯的心情,逼促著我像個海綿般不斷吸收新的知識與技術,不斷再腦海裡演練治療時的每一個程序與步驟,而眾多病人讓我一次又一次實際操作後,慢慢的變成自然而然的一連串習慣動作。

結果,今天在聽這張專輯時,忽然就想到,如果今天躺在table上是我的家人朋友,我會不會像Fran那樣,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下不了刀呢?

而我那老實可愛的學弟,一定也會在不久的將來,在累積了一定的經驗後,慢慢地在病人口中有了名字,變成某某某醫師。

他現在期待的這一天,我相信一定會到來。

畢竟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是The BOY/GIRL With No Name。
《Big chai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phedrine0626 的頭像
ephedrine0626

Words Get Around

ephedrine06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